西甲阿拉维斯老板
葛小松:5G時代來臨,一同到來的還有投資機會
來源: 關鍵詞:葛小松 5G 投資 發布時間:06-12-2019
就在上周,工信部正式向運營商發放了5G牌照,這次發放的牌照共有4張,分別發給了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這意味著各運營商的5G測試階段告一段落,而5G的商用時代正式到來。
 
 
5G意味著什么?對于消費者來說,5G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快”,但并不只是“快”這么簡單,5G帶來的量變將會引發質變。就拿游戲來說,受制于手機硬件的限制,手機游戲在畫面上無法與電腦游戲、主機游戲相媲美。但如果在5G網絡下,手機可以只當做游戲畫面的顯示器,所有的運算處理完全在服務器端,這樣即使使用手機依然可以玩到高質量畫面的游戲,屆時也將掀起一陣游戲行業的革命。
 
不光是傳輸速度變快,5G的網絡延遲也會大大降低。以無人駕駛為例,在路上高速行駛的汽車即使只有幾秒的延遲也會帶來巨大的安全隱患,而據專家預測,無人駕駛汽車剎車智能控制反應距離4G是1.4米,5G是2.8厘米。也就是說在5G的環境下,自動駕駛將變得更加安全。
 
有專家比喻說,如果把2G、3G、4G幾代移動通信技術視為不斷把路修寬,5G則是利用技術在繼續修寬高速路的同時,對路進行規劃,實現分流,提高利用效率。4G時代實現了人與人的互通,而5G時代實現了人與物的連接。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物聯網、智慧城市等,都將有更大的應用空間。
 
目前全世界最好的5G公司是華為,雖然美國很早就開始了5G技術的研發,但在這一領域中國依然保持著領先地位,這也是美國為什么會在5G商用化的關鍵時刻對華為進行制裁的原因。“我們雖然沒能力搞好5G,但是我們有能力搞垮你。”這可能就是特朗普心里盤算的計劃。
 
美國的小動作確實會對華為造成一定影響,但不會阻礙中國5G的發展,5G標準是全球產業界共同參與制定的統一國際標準,我國聲明的標準必要專利占比超過30%。在技術試驗階段,諾基亞、愛立信、高通、英特爾等多家國外企業已深度參與,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我國5G已經具備商用基礎。
 
此時此刻我們應該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5G帶來的投資機會上。工信部專家韋樂平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未來5G投資規模將達到1.2萬億,且投資周期可能超過8年。
 
韋樂平認為,5G頻段高、基站多、基站貴、功耗高,相較4G,投資會大幅增加,投資模式也可能發生變化。他解釋道,為了達到5G響應的速度,基站建設將至少是4G基站的兩倍,5G基站的成本也超過4G基站的兩倍,功耗則是4G基站的3倍,單從基站建設角度,5G投資大約是4G的1.5倍。
 
目前,華為、中興、愛立信、諾基亞等廠商均已推出了可商用的5G基站,這些基站同樣經歷了多輪的測試,包括工信部組織的5G三階段測試,以及運營商組織的廠商測試。在重要的通信展會上,這些基站主設備隨處可見。值得關注的是,華為等主設備廠商已經獲得了多個海外市場的5G商用合同,這些廠商參與到國內的5G商用進程中也順理成章。
 
地方政府也在加快推進5G產業的基礎建設,浙江省日前發布《關于加快推進5G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明確到2020年,建成5G基站3萬個;到2022年,建成5G基站8萬個,實現縣城及重點鄉鎮以上5G信號全覆蓋。上海市經信委表示,2019年上海將建設超過1萬個5G基站;到2021年,累計建設3萬個5G基站,實現5G網絡在全市深度覆蓋,打造5G網絡建設先行區。
 
可以看出,當前5G基礎建設布局主要集中在經濟發達、人口密集的區域,四大超一線城市,京津冀、珠港澳等地區都在加緊布局,而包括濟南、鄭州、合肥等人口密集的二線城市也將逐漸顯露輻射帶動效應。
 
除了5G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外,5G應用場景將帶來更大的投資收益。就像4G時代的機會不在4G上一樣,5G時代的機會也不在5G本身。4G時代帶來了巨大的流量,由此產生出了以前我們無法想象的業界生態,無數的應用場景因此獲益。就好像在3G時代無法誕生抖音快手一樣,5G時代有它專屬的應用機會。
 
5G時代正式來臨之后,會帶來更強的生態塑造能力,前面提到的游戲、物聯網等等都只是其中之一,虛擬現實、超高清視頻、個人AI輔助等新興技術產品將逐一落地。在行業領域,5G的高可靠、低時延、大容量、高速率特性能夠滿足各行各業的需求,推動智慧醫療、智慧交通、工業互聯網等加速成熟。
 
從目前的行業發展預測來看,5G時代的投資將具有高投入、高回報的特點,溢出效應十分顯著。有專家預測,每投入1個單位,將帶動6個單位的經濟產出,形成數字經濟的聚寶盆。屆時,5G不僅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同時將產生產業格局、商業邏輯的巨大變革,新的時代,亦將到來。